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男子开办英语培训学校 4年内在5个高档社区买房

时间:2022-08-09 13:03来源:未知 点击:

  1999年6月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以后,一个提法开始刷新中国人的观念:教育产业化。在这项关乎所有人的漫长产业链中,英语可谓急先锋。以前,在学校里学英语是不花钱的,顶多买点参考书;现在,英语的学习从校内开始向校外蔓延,从大孩子向牙牙学语的婴孩蔓延,价格扶摇直上。英语培训,已经成为一项庞大的产业,无数人栖身在这个产业链的各个部位。英语的学习,从原来的几乎零成本,到现在几乎举家倾囊。全民发烧的背后,是家长和孩子们孜孜以求的“精英梦”。

  石家庄一家民营企业高管李胜的儿子今年5岁了。李胜和妻子都是研究生学历,对孩子的未来期望甚高,“起跑线理论”深深影响着这个富足的家庭。“我觉得我们上学时走的弯路太多了,孩子不能再走我们当年的老路。”11月8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上午,他深有体会地向记者表示。为此,早在孩子不满周岁时,他就让孩子上了当时还算新鲜的早教班,今年,他又给孩子报了一家更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英语培训班。“这个培训机构是全球连锁,理念和教材都非常先进。”李胜觉得,他为儿子找对了路子。

  这天上午9点,他将孩子送到学校— 中华大街上一个高档写字楼,学校占据了写字楼内的多个房间。李胜儿子赶到教室时,其他十来个孩子都已落座。李胜在门口,看到儿子挥着手对小朋友说:“Sorry!Sorry!”李胜满意地对记者说:你看,没有白上吧。

  这位35岁的父亲介绍,几年前上早教班时,通过与其他孩子家长交流,发现不少家长与他的看法相似:孩子越早学英语,基础打得越牢,英语听说能力越强。“咱们这一代人都是从初中才开始学英语的,现在,有多少人能流利用英语和洋人交流?恐怕很多人连开口的胆子都没有。”

  “我们来自美国”、“我们来自澳洲”、“我们来自北京”李胜稍一考察,发现英语早教市场已经硝烟弥漫。各种类型的教育培训机构打着各式招牌,通过各种方式给家长们“洗脑”,搜罗生源。经过甄选,这家自称来自美国的培训机构获得了李胜的青睐。“学费每年1.48万元,每周上课两次,一次俩小时。每个班是12-15名学生,有两个中国老师带着学习。”李胜说,学校还不定期地让美国的外教过来一起教。从室内装修到教师面孔到语言环境,这类学校注重每一个细节,就是要给孩子营造出一种逼真的国外情境,让孩子真的感觉到“浸泡”到了英美国家。

  李胜说,孩子在这时候学好英语,肯定比其他没上过的孩子有优势。到了小学,真正在班上学英语的时候,孩子的优势就会显现出来。“这种优势会激发孩子更深入学习的热情,让他始终处在整个竞争群体的顶端。”李胜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上初中的石家庄市民李辉说,当时,外国语学校对很多初中生和家长来说还是个新生事物。“不是所有的高中都学英语吗,外国语学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包括李辉在内的很多人,对传言中的外国语学校没有什么认识。“我的家庭是比较普通,后来我发现,个别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同学,放着桥西家门口的高中不上,跑到桥东上外国语学校,家长在附近租房子陪读。”李辉说,当时他认为这样的做法,非常不值。

  后来,他慢慢了解到,外国语学校与普通中学最大的不同在于,每天早读的个把小时,学习新概念英语。“其实也就是这点不同吧。”他认为。事实上,这所学校在当时的名望,的确与石家庄几家老牌名校相差甚远。但在语言学家们看来,不要小看每天多出来的一小时,语言学习,没有量的积累,是达不到质的变化的。外国语学校学生的日积月累,几年过去,差异就会显现出来。

  后来,这所外国语学校的热度迅速升温,如今,把孩子送到外国语学校就读,已经成为不少家庭的梦想,不管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周边的房地产项目,无不盼着能与这所学校合作,成为其片内生源,从而大幅拉升项目售价。

  眼下,在外国语学校成为香饽饽时,一些更高端的群体已经对其不感兴趣,消费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升级。记者采访时接触到一位石家庄道路工程建设领域的民企老板。她对记者说,她考察了石家庄和北京多个学校后,选择把孩子送到北京的国际学校,每年的费用大概是四五十万元。这个价位,比直接到国外留学还要贵。但对年收入千万元级别的人来说,“这都不是事儿”。“这所学校的学生,很多都是各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孩子。很多名人和高干也把孩子送到这里。我虽然没有想通过这个平台结识人脉的想法,但是对孩子来说,绝对是非常有帮助的。”在她眼中,这样的学校,就是中学里的“长江商学院”。“你说在这样的学校里学英语,能学不好吗?”这位女士毫不怀疑地说。

  在今年的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上,一家河北开发商与加拿大的教育机构合作,将在石家庄建设一所“中加国际学校”,让石家庄的孩子们,不出国便能享受到纯正的英语教育。此外,还有一些别墅地产,也在搞国际学校,瞅准的便是高端人士对英语教育越来越苛刻的需求。

  早在改革开放后不久,我国的部分发达城市的小学中已经开设了英语课程,但直到2001年秋季,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第一年,教育部才正式要求在全国的小学中开设英语课程。当时要求,一般情况下,英语课从三年级开设,有条件的也可以提前到一年级。同时提到,小学的英语是不要求正式考试的国家级必修课。不要求正式考试,又是必修,这似乎有些矛盾。这一规定在运行12年后,实际上不仅城市的学校正式考试,连农村的小学也在正式考试。新乐市西岳村小学的一名王姓同学说,英语成绩纳入总分,没有听过不正式考试这种说法。

  即便学校里的课程已经满满当当,很多家长仍然感觉孩子“吃不饱”。看吧,在每一所中小学门口的停车棚里,总会有人往车筐里塞各种各样的培训传单,其中,英语培训是最大的市场。河北师大一位经常做家教的张同学告诉记者,该校很多学生在外做家教,其中不少都是教英语的。“价格方面,外语系学生的价位比其他院系要高。”

  32岁的赵先生现在供职于一家省级科研院所,回忆起自己在太原的大学生涯,他说,因为家里比较穷,刚上大学就开始在一家英语培训学校打工,每周工作两天,每个月800元钱。这份工作,他干了四年,打工所得,足够自己大学所有开销。“这个学校的老板没什么文化,但是很有生意头脑,宣传攻势搞得好,不少城市偏远地带的学生都到他的学校来上课。大一时,那个同样农村出身的老板刚刚在太原买了个小房子,大四毕业时,太原至少5个高档社区都有了他的房子,全是大户型,而且校址从破败的小屋搬到了高档写字楼里。外语培训的种类,更是从中小学扩展到了雅思、托福。”

  以往,人们学知识都是在学校,但现在,经过培训机构的狂轰滥炸,很多学生和家长已经形成一种共识,就是如果不在外边开小灶,自己的英语肯定就会落伍。甚至,如果没有聘请家教或者选择品牌的培训学校学英语,会让一些学生感觉在同学中没有面子。

  在大学里,很多学生选择考研继续深造。但考上研究生的师姐师兄们的经验则是,专业课区分度不大,考研基本上就是考英语,只要英语能过线,考研就成功一半。这又催生出一个考研英语的培训市场。

  此外,大学四六级、职称英语、各种行业英语英语培训,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名利场。很多人可能不记得课本是什么人、什么部门编辑的,但一定可以很轻松地说起英语培训领域的大佬。俞敏洪、、李阳等等,这些名字,曾经无数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里被提起。

  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有3亿人的英语培训消费群体,英语培训机构超过5万家,整个市场的市值超过300亿。300亿的数字,在业内看来太过保守。英语培训,正在汉语的世界里创造着更多的财富传奇。

  采访中,记者发现,像李胜这样大把大把投资学前英语的,并不只是高收入阶层,还有一些收入普通甚至是低收入家庭。石家庄桥西区滨河小区居民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让她感觉很震惊的事儿。她说,她家虽然是双职工家庭,但是每年拿出一万多让家里三四岁的孩子学英语,她一来觉得没什么用,更关键的是,也真舍不得出这笔钱。一次,她在小区卖废品时,蹬着三轮车收废品的河南女士告诉她说,她家孩子最近报了个高级英语班,每年学费一万多。“看着这位穿着一般的河南女子,我忍不住问她,这么贵,家里能承受得起吗?这位女士说,没有关系,虽然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但可以分期付学费。”张女士告诉记者,这个河南女子的一句话特别让她印象深刻:“咱为的就是孩子将来不像她爹妈一样收破烂,将来也能有出息!”

  这位收破烂的女子,虽然收入微薄,但对改变命运的迫切追求,让她宁可吃咸菜就馒头,也要省下钱来给孩子学英语。在她眼中,英语是通往上层社会的重要门径。

  所有花费大价钱让孩子学英语的家长,还有硬着头皮在课外学英语的孩子们,他们的心里都深深地植入了一个“精英梦”。这个梦想看似遥远,却又十分紧迫,紧迫到部分家长在孩子连中国话都没说利索的时候,就将孩子投入到另一个陌生的语言环境中。“不能输在起跑线上。”那根虚无缥缈的起跑线,不时在家长们的耳边响起。

  李胜说,如果英语不好,以后孩子在教育体制内的各种竞争都将处于劣势。不要说小升初要看英语成绩,就是从幼儿园到小学,同样要看英语成绩。成绩好的就会被老师重点关注、重点培养。“将来中国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与国外的交流更加频繁,这也意味着英语的使用将更加频繁,所以未来的人才,一定是双语复合型人才。要想在将来的竞争中不落伍,必须精打细算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没有办法,优势教育资源就那么点,不投资怎么能有回报?”李胜的话中流出一丝无奈。